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黄靖媚

不见赢亏功与过,同是等闲天涯人!

 
 
 

日志

 
 

[原] 永恒的爱  

2008-04-03 20:52:39|  分类: 生命之歌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原创: 黄靖媚  (hjm )

 

  我有一个乳名叫苹儿,那是母亲给我取的。在我16岁那年,母亲因长期风湿性心脏病而去世。事实上母亲是冒着生命危险怀上了我,而后又冒着生命危险生下了我。所以我没有兄弟姐妹。我是父母爱的全部,更是母亲生命的一种延续。好在她能看到我上大二,多多少少也走得安心了些。

 

  母亲是一个小学教师。在我的记忆里,她好像懂得不少。我刚上小学的时候,她开始教我画画。常常把我的画挂在她的班上,让她的学生上美术课时作为教学参考例案。记得上中学的时候,母亲给我讲起我小时候的事情,说我大约从三岁起,常常去看我父亲他们中学学校里的美术老师画画,别人画多久我就可以看多久,有时候几个小时不走。有一次那个美术老师给了我一个苹果。可是我拿着苹果既不吃也不走,他好奇地问我为什么不吃?我说:我要带回家去给妈妈吃。问我为什么还不走,我说:我还想看,画还没完呢。母亲讲到这里说了一句话:有句话叫做‘三岁看老’,我现在多多少少能看到一些你的将来。

 

  母亲也常常写诗,无论我懂不懂,她总喜欢念给我听。她常常一个人趴在窗口,看着窗外缓缓流畅的河水沉思。或者望着对面高高的青山静静地若有所思。她爱选择一些精彩的童话故事让我阅读。有一次,母亲的好朋友对我讲,我母亲的歌唱得很棒。这使我想起打我小时起,母亲就开始每天早晨训练我的嗓子,然后教我唱歌,教我识简谱。现在我的歌唱得并不怎样,然而有曾听过我讲课的人,常常会对我说:“听你讲课真是一种享受”。

 

 我上初中时,父亲跟邻居家校长的老公常常在一起拉二胡。所以母亲就让我和邻居家的小妹一起跟大人学。我们当时所住的学校是过去的地主庄园。我们住的小院是一个四合院,只有四户人家。我真不知道当时的邻居们是怎样忍受住了我们两个小孩子初学拉二胡时那“杀鸡杀鸭”的声音。好在我们不负重望,后来还能随同校宣传队的出演在台旁伴奏。

 

 母亲从来都不主张我学那些女孩们爱做的事,如针线之类的活。用她的话来说:这些女孩子的针线活,等到你需要的时候,自然就会了,不用现在浪费这个精力。然而母亲却很能设计衣服,在那个只重视政治斗争的年代,大街小巷都是清一色的着装,可想而知,每当我穿着母亲给我制作的新衣服,我的同学们会投来怎样一种羡慕的眼光与感叹。由于这样,小小的心思里总也有一些不太安份,在我多次向母亲的请求下,终于允许我学缝纫机的使用。我的第一个制品是用一个长方形的蓝布对折制作一个口袋。等我高高兴兴地作完,准备装点什么的时候,这才发现没有留下一个口子。哈哈,我将对折后的布的三面都封锁了。全家人因此而笑个不停。

 

 母亲的动手能力很强,然而越到后来越变得动口不动手了。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越到后来她的身体越虚弱。根本无法进行一些运动。所以每当家里有客人来或过节过年,都是母亲在一旁指挥,我和父亲两个人动手做。等到我上高中的那两年里,为了我的高考,家里大大小小的家务事,全由父亲一个人承担。父亲对我们母女的细心照顾,让周边的人们都为之感叹。所以当时只要一提到我父亲,凡了解我家的当地人都会竖起大拇指。非常明显母亲活着是我的福份,然而对于母亲而言却是一种身体的磨难。我想我的存在是母亲努力活下去并坚持不懈地与病魔抗争的主要希望与动力。母与女是那样的息息相关丝丝相联。

 

  懂事以后,我开始明白,母亲并不是要我一定成为一个画家,也不是要我一定成为一个音乐家或者是其它的什么家,她只是在努力地培养我的适应能力和开我的眼界。然而这幼年的训练,在我今天最大的收获是对世界依旧不衰的好奇心和求知欲,以及充实的生活和积极的心态。无论是在什么样的外在环境,还是处于怎样的状态中,一如既往。这是母亲给予我的一笔非常珍贵的财富。

 

 母爱是我成长的岁月里,不可多得的珍宝。在她离去的很多年里,只要一提到她,我会忍不住一阵一阵的心酸,甚至还会失声痛哭。很多年前的清明节,因思念母亲而作了下面的一首诗:苹儿思母。我把母亲的名字嵌在了诗中,以作记念。

 

往昔如烟月如霜

断肠难寻一人张

魂飞峻岭重山崇

玉皇唉怜归故乡

淡黛轻黄自然妆

时透有情神韵光

踏尘幽静诗中觅

春光明媚一缕香

 

 在我的生命轨迹中,有着难忘的朋友,他们的名子也被我嵌藏在一些诗里。还有一些曾对我给予很大的影响和的关怀人们,我让他们的名字永远嵌藏在了我的心里。这是语言所不能表达的爱意。我把它视为永恒!!!

 

 

[原]  永恒的爱 - 黄靖媚 - 黄靖媚

 

 

 

  评论这张
 
阅读(348)| 评论(8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